中国书画百强网

金牌会员

高朝东官方网站

当代书法家、著名诗人。现为东方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华天佑国学书画院院长、兼广州...

新闻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书法批评之路——“首届中国书坛批评人才高级研修班”第一回日志(下)
新闻中心
书法批评之路——“首届中国书坛批评人才高级研修班”第一回日志(下)
发布时间:2018-05-10        浏览次数:135        返回列表
 (三)学员提问之:书文相称,针砭俗丑

宋教授从审美的角度为学员答疑,可谓直捣黄龙。如学员问:大家都书写别人的文字内容,如何判断作品的高下?宋教授再次强调要“书文相称”;当有人再问宋教授对近来“丑书”之争的看法时,宋教授之言:无论学界怎样界定丑书,但作为大学教师,从书法教育的角度,我个人不倡导“丑书”,否则,在风气引导上会起坏作用。过度发挥、过度张扬,就是习气!带表演性、夸张性的书法,则离开了书法艺术的本质。临帖可意临,但不可完全没有原帖的影子。甜俗的我反对,为丑而丑的张扬,我也反对!

学员提问

 

5月3日:为书法审美核心论“势”

主讲:宋民

(一)势与生命意味

宋教授花一天时间论“势”,这在各种形式的学术讲座中应该是绝无仅有的。由此可见,宋教授对“势”的重视和深刻见解。宋教授认为,“势”是书法的核心审美范畴,但不是最高的。“势”指富有联系性、时序性、连续性、动态性的笔画和结构趋向。“势”与“气”关系密切,“一字八面流通为内气,一篇章法照应为外气。”王铎的字酣畅淋漓,势足;弘一的字曲中有直,跟毛泽东的字一样,没有他们的气魄,硬学他们,容易气上不去,势出不来。“势”与“筋”密不可分,“筋生于腕,腕能悬则筋脉相连而有势。”如若笔笔顿,行草都起不来,转折处稍提稍按,变相调锋,提得起笔,连得太多则留不住。提笔似唱歌的换气,在书法上叫蓄

(二)势与笔力字势

书法如何取势?意会容易言传则难。宋教授偏能阐释明晰。他从根据古代书论,以今天力学的角度列举了几重取势的方法:逆势生力(缩者伸之势,郁者畅之机,逆则紧、逆则劲);顺势得力(顺笔之势则字形成,尽笔之势则字法妙)如行书之钩,若在末笔回上,则失势,跟下字无关联;因势成字(引带见势、连笔接势、渡笔生势),如字之俯仰、转侧、疏密、纵横之势不断变化则呈现不同字形,横竖若同长则争势,行书末笔竖画叫顺势出锋,让字势纵展。

(三)势与书法“活的存留”

“形”者静,是空间形态;“势”者动,使书法视觉空间具有了时间和运动性质。“势”使书法形象产生了方向性的笔画、结构联系,使相对孤立的笔画、结构形成了有始有终、前后相承的动态整体,通过某一点画的过去、未来的暗示,使它的现在形态与前后笔画之间得以衔接、产生虚实相生、气脉贯通、笔断意连的效果。只看字势、笔势,则可看出美学家叶秀山说的“书法活的存留”,即如见其挥运之时。经宋教授点拨,学员们仿佛置身于书法作品“活的存留”之美好境界里而流连忘返。

(四)行草书以势为主的临习观

行草临习怎样“得势”?宋教授说,只有“识势”、“得势”,才能真正体现其书法本质。搞书法这种门类艺术美学研究,对这门艺术的创作、感悟都要达到比较高的水平,否则就是隔靴搔痒,不懂技法,你的理论研究也上不到哪里去。宋教授此言一出,令那些满以为只做书法批评而不必用心练字的学员咯噔一下。看来,啥子都得学呀,偏废一方肯定没有出路。

在临帖方法上,宋教授说,一本经典字帖也不可能字字“得势”,我们不能迷信古人,要选择有“势”的部分去临习。通临、实临往往把贴临死,有人是在“画势”,其实在“画形”。学书法,必以学“势”为主,不必片面追求笔画、结构的逼真形似,写出“笔势”,形随势生。因此,不要认为楷书是学书法的基础,刻印从鸟虫入手,把空间盘曲做好,笔“势”则出,所谓印从书出是也。宋教授全新的临习观,对于长期沉溺于某一古帖的盲目学习者来说,无疑是一针清醒剂。

(五)“具象”与“抽象”之审美意

人类审美的发展跟思维的发展同步进行。宋教授帮学员们厘清了古代书法审美“具象”与“抽象”的审美意识的发展过程。他说,唐以前书法侧重具象审美意识,宋以后侧重抽象审美。抽象审美意识和形式相结合逐渐成为主导的审美意识。汉代开创了状物构象说的先河,如蔡邕提出“纵横有可象”的主张,魏晋则强调书法用笔、结体跟人的形象、风度、气质等审美因素联系,如“王右军书如谢家子弟。到了唐代,注重从万物、宇宙运动中概括、抽象书法美的规律和法则,如“草狂逸而有度,体外有余曰丽”等。唐代作为审美的分水岭,唐以前重在“外师造化”,宋以后则重在“中得心源”。也就是说,宋代提出的“韵味”、“风韵”,是以抽象术语来分析、鉴赏书法审美形象,如“永禅师书骨气深稳……”,元代则把书法抽象审美同人的性情、品格联系起来。明代项穆阐发“书如其人”,“人正则书正”达到高峰。清代是一个书法审美的综合、总结的时期,能恰当地将形式分析与审美相结合。如何从古代书法“具象”与“抽象”审美中获得启示?这也是宋教授最想给学员们建议。他说,当代更需要对自然美、对人的风采的联想,需要字外功夫的滋养,如外出“采风”,行万里路非常重要;同时,对书法品评,宜以抽象审美意味把握、形式因素分析为主,兼及形象联想,从基本审美条件和审美意味表现等方面去把握。

(六)学员提问之:经典碑帖点评大串联

作为学员,我开始还偏颇地以为宋教授的美学专题讲座不过是其给大学生课堂讲稿的“再现”而已。但当学员要求其对古代经典碑帖的临习进行具体的指点时,其对经典作品的娴熟、对技法的透彻理解、以大历史观、美学观的立场行云流水般的点评时,我才深深地折服于其前所说,“搞理论研究必须精通门类艺术”不是在唱高调,而是真切的实践经验与感悟!试举数例:篆书学吴昌硕,写出来有势,有笔意;小篆《峄山碑》像美术字,《琅琊刻石》较好;金文学《散氏盘》,参差错落不刻板;用篆法中锋写甲骨体势;用大篆写出轻松感,李斯的刻板,李阳冰还好;隶书《礼器》避免过重刀切味,《曹全》避免过曲,逆入不能太夸张,《张景》笔画简约、丰富,练《张迁》不要太方,练隶书定要写汉简,否则容易画字,来楚生以汉简手法写汉碑,越写越活;王铎把二王笔势写出来,比二王还写得好,其小行书的“势”胜过《圣教序》集字;长锋羊毫写不出二王,长锋羊毫写不出二王;唐《书谱》是个陷阱,有两大毛病,一是好多字底边齐平,好像站在地板上,末笔向字内回去,缺乏参差美,“势”不出,二是有偏锋和描画性、炫技性用笔,扁平流滑、扭捏做作;要参照清代傅山、何绍基、赵之谦学颜体书风的作品去写颜真卿,才能写出笔势,把颜体味道写轻松,何绍基把颜的行书草化,把其楷书行化;黄庭坚《廉颇蔺相如列传》笔法简约而不简单;赵之谦以软笔写碑,不要学,不能出势……宋教授连珠炮式的点评令学员们大呼过瘾!

姜寿田导师和宋民导师在上课

 

 

5月4日:为未来批评家搭台

主讲:20位国展精英及22位“高研班”学员

“高研班”培训的最后一天,主办方特意举办了“岭南霞光·国展精英二十家书法展览暨国展与当代书法创作学术研讨会”,目的既是为广东国展精英今后的创作把脉,又是给“高研班”学员一次批评实战的锻炼机会,规定每位学员准备不超过5分钟的发言。上午观展过后,下午14:00整, 20位国展精英和22位学员同台面对面交流。先是展览作者针对自己的创作和对国展体制发表感想,从梁炳伦到陈安职,大家都对自己的学书路径和价值追求有独特的见解,也对国展体制下书法创作的“利”与“弊”进行了剖析。接着“高研班”学员发言,新任学术班长,来自山东的王志先生在这样一个平台上初试牛刀却也言辞犀利,他先肯定了广东书法的岭南风韵和正大气象,在评论家协会组织下凸显了展览的个性和独特价值,也提出了国展导致的炫技跟风这一不可忽视的现象,并对展览没有篆刻作品表示遗憾,同时对作品中一些细节的不当处理提出建议,如印章盖在佛像之上,违背传统文化习俗。彭军、宋远平等学员依次发言,均能依据这几天所学,结合展览作品实际,从人文关怀、美学、哲学思想等方面做出评论,观点各有千秋。交流正酣时,日本书家深井蕗山先生在友人引荐下也来到研讨会现场并从中国、日本在书法创作心态上的区别来发表观展感言。交流过后,我想起上午观展时阅读省评论家协会主席王世国先生为展览写的序言,颇有感触。王先生为没有官方背景支持下的“国展精英20家提名展成功举办了五届”而感到艰辛和喜悦。“非官方”而能坚守,而能摒弃门户之见,让作品说话,这不正是书法批评应具有的人文情怀么?无疑,这正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和价值之所在罢!

中国书画百强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2018 www.shuhua100.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0653号 官方微信号:shuhuabaiqiang 客服电话:010-80140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