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画百强网

金牌会员

高朝东官方网站

当代书法家、著名诗人。现为东方书法家协会主席,中华天佑国学书画院院长、兼广州...

新闻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书法批评之路——“首届中国书坛批评人才高级研修班”第一回日志(中)
新闻中心
书法批评之路——“首届中国书坛批评人才高级研修班”第一回日志(中)
发布时间:2018-05-10        浏览次数:103        返回列表
 (七)高水平的批评家是怎样诞生的

胡传海先生告诉学员,要做一个高水平的书法批评家,先要有一个艰苦的学习过程。 第一是“笨到家”,专门找一种风格书家、一种现象长期跟踪,反复评论,咬住它一直不放。还要善于模仿别人写批评文章的方法。第二是“不入魔不成仙”,他说,当今有些书法家已经入魔了,写字已经写到自己都困惑的境地了,能不能成仙就看其悟性和造化,但是,要成仙,必须先成魔。第三,大师手下无败笔,正如收藏,买一堆垃圾不如买一件精品。无论是写字还是写文章,都要严格要求自己,不可随意而文,乱发批评。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第四,要拜冷菩萨,烧冷庙香。别人没关注的,你先去关注,你就成功了。

胡老师风趣幽默、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生动地回顾了当代书坛各种有趣及怪现象,并以他独具特色的“卷首语”风格启迪各位学员如何将书法批评做到“简、准、狠”。

在提问环节,有学员问胡老师的“卷首语”式书法批评是否可以复制?胡老师爽快直切地说:“我来讲座绝不是要你们复制我,也无法复制。我们的目的是给大家一种思路、一个启发。但无论你的批评风格怎样,都离不开一些基本原则。”用胡老师自己的话说,“跟高手过招,不需要兵器。文化人当官是儒官,带兵是儒将,经商是儒商,跑江湖也是儒侠。”胡老师戏称自己就是书法批评的儒侠。

 

 

5月1日:为书法批评史扫描

主讲:姜寿田

(一)书法的本源与价值

5月1日,本该是休息的日子,但我们“高研班”的姜寿田老师却没有休息,耐心地跟我们讲授《中国书法批评史与书法人文理想》。姜老师认为当代书法理论集30年研究之大成,取得了超越历史的成果。接着,他从中国文字“六书”的内涵出发,认为汉字特殊的审美规定性与中国哲学思想史结合,不断发生流变,如“隶变”把象形文字走向表意的道路,书法的线条也就具备形而上的表达,并有了高度的审美性。姜先生强调,从中国文化本源来把握、关照书法的本体和价值,会解决许多书法方面的困惑。

(二)书法批评的大历史观、大文化观

在当代“尚技”的风潮下,姜老师却大谈书法的大历史观、大文化观。他说,从1840年开始,中国文化处于应对西方文化的被动状态,西方以科技标榜的现代性,而中国传统文化没有进入逻辑与数理的过程,从而导致中西文化的二元对立。清末部分学者和官员如李鸿章“以夷之长制夷”,康有为“仿英国君主立宪”,慈禧“废科举、立大学”等欲以西方思潮改良中国,因西方文化的工具性、观念上的激进主义道路,政治上的残忍、野蛮,加上各种政治势力、思想互相胶着、牵制,导致改革以失败告终。反观明代,本来有一个很现代开明的政治基础,但文人官员的坐而论道,又导致错失李自成要求封赏、国家迁都的良机。明清时期在西方文化思潮裹挟下,对后来的书法批评也产生了重要影响。书法到民国之后走向文化断层,从理论到实践,变成了彻底推翻传统,背离基本常识,掀起认识的混乱。

(三)文人化书法批评与西方的对话

姜老师的授课总是善于追本溯源。他认为东汉赵壹《非草书》的诞生,暗示出书法批评的自觉化,也是书法创作文人化的觉醒、草书颠狂的崛起,更是书法走向表情达意的确证。从汉代书体来看,“捺”势从金文、篆书的圆形封闭性变为隶书后的开放,草书也是隶变的产物。到魏晋,书法完全文人化、士族化,书法便始终在“道”与“义”之间寻求一种张力的平衡。当我们听课学员正在为中国书法的文化内涵而自豪的时候,姜先生话锋一转,说道:“中国文化的死结就是一旦离开西方的理论,中国的批评将会失语。”中国自己的理论是什么?如何跟西方对话?这也是姜老师最为关注的。为此,他专门写过一篇文章题为《书法美学研究的正当性与当代书法美学基本问题》,他认为当代书法美学在学科范式、框架、陈述与方法论层面完全可以借鉴西方美学,而研究对象、目的范畴、概念,却无疑应是围绕本土书法而产生——即穿越西方回到中国。姜老师总结到,开派大师必备古典元素,书法批评要走出中西方文化二元对立观,具备历史意识和开放视野。

(四)批评格调之“道”与“义”

作为学员,我们的困惑常在于批评的基点不准,而导致批评逻辑的循环谬误。姜老师以其对书法批评文化史的精准理解和宏观把握,深入浅出地梳理出书法史上各种文化现象的批评及美学思想。

他说,魏晋玄学为中国书法建立了审美支撑,推动了书法超越发展。“韵”是音乐的和谐,转为人格的精神表现,如风格、气度、学养等,对“韵”的理论解读,钱钟书先生发现到了北宋才将“韵”定义为“有余意才是韵”,晋人“尚韵”成为中国绘画、书法的重要概念。羲之的绞转笔法是太极笔法,有内在变化,所谓“中得心原”即此。自此,“气韵生动、言不尽意、以形写神”成为中国艺术的精神追求,也构成了中国本土美学的基本原则。王献之用长线条改变其父亲的短线条,完成了草书的古今之变;北魏高昌墓志的出土说明魏碑有完整的笔法系统,突破了沙孟海等学者的魏碑无笔法论。唐代是书法批评、创作史上的分裂、转折期。唐初唐太宗的“中和美学”推崇王羲之笔法,孙过庭是较好的继承者。张怀瓘提出的“神、妙、明”美学又推翻了“中和论”,这的确引导了唐代草书创作的潮流,以使转笔法代替短线条的绞转笔法,令草书成为继法度之后盛唐气象的代表。晚唐禅宗流行,佛道融合,“逸”格超越“神”格开始进入理论和创作家的视野。唐代之后,笔法开始衰减。宋代儒道互补,文人参政崇尚“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书法理想追求闲适优雅,则“尚意”书风盛行。元明赵孟、董其昌的复古实际上远离了二王笔法,葬送了帖学精华,积习难改,到了清朝玩不下去了,导致碑学复兴和考据盛行。清代顾炎武倡导实学,认为通过考据能避免空谈误国,但大部分清代学者在做小学,忘却了家国情怀,变成了奴才的学问,离西方文艺复兴思想相差十万八千里。

经过姜老师的一番梳理,学员们对整个书法史的思想、美学变迁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轮廓和认识。但姜老师的目的不在此,他更启迪学员们,书法批评的价值在于其格调上讲究“道”与“义”。他说,从张怀瓘开始,贬抑羲之,直到今天人们常挂在嘴边的“伪二王”说,其实都是对王羲之家族的天大误解。王羲之家族都是有家国情怀的士大夫,魏晋文人有高度的独立性,其书法是讲究“道”与“义”的。找到了“道”与“义”问题,方能解决当代书法的许多问题,比如流行书风,“道”与“义”进不来,生命格调就进不来,把书法当大众化、游戏来做,没有文化的人写书法,不可能成为大家。姜老师同样认为,大众化的展览体制不可能诞生具有生命境界的书法。书法应是把神采风度变成生命存在,类似于修行,反映在对书法文化的理解和个性创新意识。他说,观看数量庞大的国展作品,会有一种强烈的晕眩感。当代人的丝丝入扣、细致入微,技术仿造能力无话可说。如果把这些作品都很好地记录下来,再过几十年看这段历史,会很有意思。然而,单从技术过关,不足以立世。黄庭坚说苏轼的字是技术和书卷气、精神的结合。这说明,气韵格调无法通过训练达到,而是通过先天的禀赋和后天的修养、与文化结合才能达到。

(五)学员提问之:丑书之配及考据陷阱

针对学员们关注的近期书法界讨论的“丑书”疑惑,姜老师毫不避讳。他认为历史上所谓的“丑书”如明末部分书家,是国家出现问题,分崩离析时才走向“丑书”,丑首先是一种真情流露,是边缘化,不是主流;二是奇而不是俗;三是丑必须有道德关怀,甚至和崇高联系在一起。当代所谓的丑书,离这个标准还太远,根本配不上“丑书”的美名。说完,姜先生还不过瘾,继续说,当代有的考据走向了求真的反面,陷入了人性的陷阱,想着怎么出名,为了四个字写了四万字、为一句话写了十几万字的考据,令考据走向荒谬。甚至连年谱、字典、毛笔考之类都能获权威书法赛事的理论大奖。把做学问变成了为死人服务,已经偏离了“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初衷。

姜老师从中国文字的源头开始讲授书法文化的起源及艺术价值,结合魏晋玄学及中国近代文化思潮的演变分析,勾勒出中国书法批评史的总体风貌,也指出当代书法批评存在的核心问题,其实就是“道”与“义”的问题。忙碌了一天,学员们都很累了,而姜老师一旦进入到学问的挥洒和思辨的境界,却一直保持着精神抖擞。姜老师思路缜密,学术名词信手拈来,以大文化观和人文理想启迪学员开展书法批评。学员们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六)座谈会:批评家的责任和担当。

晚上7:30,本来学员可以休息了,但郑荣明、姜寿田及来自辽宁师范大学著名的书法美学专家宋民教授等三位导师却组织大家开了一个别开生面的座谈会。姜寿田先生说,批评本身也需要批评。批评是整个人类文化前进的动力,批评家就是思想家,缺乏对书法艺术的洞察力,批评会乱上加乱,要站在时代的高度审视书法。要以跨中西文化的高度,去开展当代书法批评。郑荣明先生在会上再一次明确了本届“高研班”的定位和目标:培养打造一支团队型的书法批评人才队伍;介入当代书法创作的学术活动,实施书法观察与批评,树立良好的批评风气,建立健康良好的批评生态;形式中国书法批评的核心高地。学员们纷纷发言,对老师们的殷切期望充满信心。座谈会一直到晚上10:00才结束。

座谈会

 

 

5月2日:为书法美学史架桥

主讲:宋民

(一)宋教授简约明快的阐释原则

宋民先生是辽宁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美术学、书法研究生导师,他为学员们开展了为期两天的《古代书法美学阐释》授课。宋教授长得高,上身穿着扎染中式改良服装,显得干练而稳健。他甫一上场,立即以其简约明快的语调,谦虚随和的儒雅之风让学员们感受到其得益于美学滋养的人格魅力。他开门见山地告诉大家,对古代书法美学的范畴体系进行阐释,是以古代书法理论、书法审美为基础,以传统审美范畴为主要内容,运用现代审美原理进行阐述,论述切合实际的书法审美规律。古代品评式书论具有很强的生命性,但只可意会却难以言传,原因是古代未必从美学角度、美学理论高度和体系来论述书法。因此,今天的阐释既依据理论,又不局限于理论,还依赖于作品

 

(二)宋教授的“意”、“法”、“象”审美三层楼

当代谈书法美学的书籍并不少,常令读者有绕圈圈之感。但宋教授阐释的“意”、“法”、“象”三大基本审美范畴却是那么清晰明了。他说“意”指书法审美意味,是审美最高境界追求;“法”是指书法的形式法则,即笔画、结构和墨色等表现规律;“象”指书法艺术形象,即通过“法”形成“象”,通过“象”构造“意”。接着,宋教授阐释“意”的范畴:生命意味,包括“气、神、骨、筋、肉、血”等,这是书法美的根源性因素,也是最高追求;情感力度意味,包括“中和、阴柔、阳刚、狂放”等,这是书法概括性、抽象性较强的起伏跌宕、强弱变化的情感力度结构、情感强度状态;情调意味:包括“雄浑、劲健、潇洒、清淡、拙朴、典雅、超逸、神奇、精巧、自然”等,这是书家广泛的审美感受、体验的结晶,如自然美的气势,神韵的提炼以及人格精神、气质风度意蕴的转化。宋教授对于“法”的阐释也自有高论。他说日本称“书道”,其实跟“茶道”相似,追求仪式感、神圣感,是外在而不是内在;而中国之“书法”之“法”,是通向大道——自然之道、生命之道之法,即汉代蔡邕说的:“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如果书法仅仅看作“艺”也完了,西方的“艺”更多看作“技艺”,甚至“技术”。而书法更多具有文人的特性,具有文化含义。基于此,宋教授对“法”的阐释包括:力——笔力(生动有力的笔画:厚实而不扁平、灵活而不板滞、沉着而不浮滑、圆浑而不单薄;具有多样的笔力:逆与顺、中与侧、藏与露、方与圆、曲与直、肥与瘦、疾与涩);势——字势(和谐见势的结构:连与断、欹与正、疏与密、大与小、主与次、违与和);韵——墨韵(鲜活多韵的墨色:浓与淡、燥与润、干与湿,所谓墨分五色。)他对“象”的阐释包括:形——以字形为基础的抽象造型(汉字形体丰富多样的造型审美条件,决定了其文字形象是具象与抽象的统一);势——时序性的定向连续空间(书法的空间形式具有时间性、运动性,书法造型是一次性不可重改的过程性特征,跟“法”中的“势”有别);义——兼顾字义的综合形态(书文相称,即书意与文意的和谐统一是书法美的理想状态)。

 

中国书画百强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5—2018 www.shuhua100.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4030653号 官方微信号:shuhuabaiqiang 客服电话:010-80140080